1. 首页
  2. 学术成果
  3. 学术论文
  4. 正文
点击显示栏目

学术论文

张金平:西欧恐怖威胁的新挑战及全球反恐怖工作的战略转折

  • 来源:反恐研究院
  • 发布者:反恐法学院
  • 浏览量:

西欧恐怖威胁的新挑战及全球反恐怖工作的战略转折

2020年10月中旬以来,法国、奥地利连续发生恐怖袭击,德国、瑞士发现了与以上袭击相关联的恐怖分子,持续发生的恐怖袭击显示西欧面临恐怖主义的新挑战。一段时间以来,西欧的恐怖主义威胁呈现扩大的趋势,这是当代恐怖主义问题转折议题的体现,需要国际社会认识、把握这一议题。

一、西欧恐怖主义威胁不断呈现新挑战

2014年以来,西欧恐怖主义威胁在持续加剧,出现了一些新趋势。

第一,西欧与西亚北非相互输送恐怖分子。“伊斯兰国”极端势力在伊拉克、叙利亚等地突起后,一批西欧的极端分子到叙利亚参加极端暴力活动,而极端暴力分子活动区域也从西亚北非地区向西欧扩展、包括各种方式的回流。相互输送恐怖分子对于西欧的影响很明显:恐怖分子数量大批增加,恐怖分子的暴力袭击意愿、极端思想迅猛膨胀,暴力袭击的能力与手法迅速提升。

第二,恐怖袭击混合性手段提升,恐怖分子在西欧采取过汽车冲撞手段,2016年7月在法国尼斯、2017年4月在瑞典斯德哥尔摩、2017年8月在西班牙都发生了典型的汽车冲撞恐怖袭击;恐怖分子也使用砍杀方式,2017年6月、2019年11月,英国伦敦发生了与冲撞袭击结合的砍杀袭击;枪击方式更为普遍,2020年11月2日维也纳就发生了重大枪击恐怖袭击。恐怖分子还将暴力袭击与网络恐怖活动结合。2019年10月,德国发生的一起恐怖袭击中,凶手在网上直播行凶过程,其手法与2019年3月新西兰恐怖袭击相似。

第三,恐怖袭击策划更加周密、注重连环效应。2015年11月在巴黎发生的恐怖袭击、2020年11月在维也纳发生的恐怖袭击,都是连环袭击、同时在多点实施。当前,恐怖袭击的连环特点有了新变化,巴黎、尼斯、维也纳、瑞士卢加诺等地接连遭到袭击,而与凶手关联的恐怖分子还在德国活动。事实表明,恐怖分子的连环袭击能够在多国范围内实施,引发轰动效应。

二、新挑战背后的转折议题及考验

西欧面临的恐怖主义威胁的新挑战,是当代恐怖主义问题转折议题的体现。对转折议题的把握,考验西欧与全球社会的反恐怖战略的智慧。

第一,恐怖势力处于一个转折点。2017年12月,“伊斯兰国”在叙利亚、伊拉克的实体被击溃后,其实力遭受重大打击,但在数年的猖獗活动中也积累了巨大的活动能量。随着“伊斯兰国”大规模暴力活动模式的溃败,全球恐怖势力转向一个新的活动阶段:一方面寻求适应性的活动方式、手段,制造、扩散恐怖氛围;另一方面又图谋积蓄力量、捕捉时机、图谋更大的极端暴力活动,包括暴力“建国”。

第二、反恐怖工作需要重大转折。在恐怖势力图谋转折的时段,反恐怖工作也需要具有“转折”的战略思维。这一时期的恐怖势力具有一定的猖狂性,也有一定的脆弱性、包括其实力的受挫和其极端主义本质的暴露。全球社会需要在这一阶段持续有效地打击恐怖势力的活动能量,遏制其再次猖獗活动、掀起新一轮全球恐怖活动高潮的企图,直至恐怖势力彻底衰败。

在当前,全球反恐怖工作需要乘胜追击、扩大优势,能够较为坚定地打击恐怖分子。如法国能够认清极端主义的是恐怖袭击的重要根源,在11月26日宣布以“共谋恐怖主义谋杀”“诽谤罪”起诉学生家长、部分13岁至14岁的学生。但反恐怖工作任务是艰巨的,不可能依靠一时的重视而成功,全球反恐怖工作需要加强战略的持续力。

第三,转折议题是全球性的。恐怖势力活动、恐怖主义威胁都是全球性的;任何地区恐怖主义都会受到世界其他地区的影响,恐怖势力也试图在全球范围谋求新一轮活动浪潮。任何地区的反恐怖工作需要全球视野,观察西欧的恐怖主义威胁,需要从全球恐怖威胁走势来分析。评判西欧的反恐怖工作,需要从全球反恐怖整体推进情况来考虑,不可能脱离西亚北非地区、亚太地区的恐怖主义威胁及反恐怖需求;反恐怖工作双重标准无法满足西欧反恐怖转折需求,使其错过机遇。促进反恐怖工作实现重大转折,不仅需要各国相互支持、还需要相互借鉴。

三、西欧国家还没有为战略转折做好准备

从当前的局势来观察,西欧国家还没有为全球反恐怖工作的战略转折做好准备。

第一,国内反恐怖策略还未达到综合治理层面。西欧国家国内反恐怖策略存在片面性、临时性、简单化的问题。其进行的去极端化工作,在监狱中的相关工作设计有很大缺陷,维也纳恐怖袭击的凶手轻易地“通过”了去极端化项目而得以提前出狱;社会范围的去极端化工作几乎没有展开或者收效甚微,如巴黎教师遇袭案中一些学生家长具有极端化的倾向。与恐怖主义滋生、扩散相关的一些社会发展领域的问题,还没有引起西欧国家的重视。西欧国家还有很多的右翼暴力极端分子,西欧国家在这一方面的打击力度是非常不够的。

第二,依然进行国际干涉为恐怖活动提供条件。乘乱而起,是恐怖势力掀起恐怖活动潮的一个基本条件。利比亚、也门、伊拉克、叙利亚、阿富汗等地,都是因为西方国家的强力干预而成为国际恐怖活动的中心地区。当前,西欧一些国家与美国在叙利亚、利比亚等地的干预政策依然在持续,在阿富汗地区采取不负责任的轻率撤离策略,都将继续助长国际恐怖活动;也将会导致更多的恐怖分子向西欧扩展。在未来,西欧国家还可能继续在一些地区、国家实施强力干预而引发境内外剧烈的政治、社会动荡,从而给国际恐怖势力下一轮活动浪潮提供机会。

第三,依然采取反恐怖双重标准。对其他国家的反恐怖工作,西欧国家往往横加指责、妄加评议。对俄罗斯打击车臣恐怖分子、中国的“教培中心”去极端化工作,西欧各国依然大肆抹黑、以人权等幌子进行施压;而对车臣、“东突”恐怖分子则多有庇护,允许这些恐怖分子在西欧多地进行活动。殊不知,车臣、“东突”恐怖分子早已与西亚北非的恐怖势力密切联系在一起,在叙利亚共同进行极端暴力活动,也与叙利亚等地的各路恐怖势力一起向西欧扩展。由于双重标准的偏见,西欧国家更是无法看到中国反恐怖综合治理的成效,不愿参考中国经验。

张金平

(作者系西南政法大学国际恐怖主义问题研究中心特聘教授;西北政法大学反恐怖主义研究院院长)

来源:“国际反恐研究”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