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课题成果
  3. 学术论文
  4. 正文
点击显示栏目

学术论文

舒洪水、胡望洋,2019,《南海声索国家(地区)军事能力量化评估研究》

  • 来源:情报杂志2019 年第8期
  • 发布者:反恐法学院
  • 浏览量:

南海声索国家(地区)军事能力量化评估研究

舒洪水、胡望洋

西北政法大学反恐怖主义法学院,陕西西安  


[摘要]

[目的/意义]南海问题非常复杂, 涉及“五国六方”, 精确掌握南海声索方军事能力, 对维护中国南海权益有十分重要的意义。[方法/过程]采集2010-2018年之间南海声索方军事能力指标, 通过熵值权重法量化评估军事能力指标权重, 探讨南海声索方军事能力关键指标变化与高冲突频率声索方军事能力差异。[结果/结论]国防预算是影响南海声索方军事能力发展的最重要指标, 次级指标依时间转变依序为陆军、海军、空军;高冲突频率南海声索方在军事能力建构上有不同的发展策略。

[关键词]:南海; 声索方; 军事能力; 量化评估;

[中图分类号]E25

引 言

由于历史和现实的原因, 南海堪称世界上最复杂的海域之一。中国是最早发现、最早命名南海诸岛的国家, 也是最早并持续对南海诸岛行使主权的国家, 中国对南海诸岛具有无可争辩的主权。南海问题涉及到的五国六方” (中国、越南、菲律宾、文莱、马来西亚和中国台湾, 本文统称为南海声索方) , 均声明对这个富饶辽阔、具有战略意义的整个或部分海域享有主权[1]。纵然, 中国与东盟各国于2002年签订《南海各方行为宣言》协议, 主张以和平方式解决争端, 减少冲突事件发生, 各方同意在协商一致的基础上, 朝着最终确定南海行为准则目标努力。但是, 近年来南海声索方积极在南海各个岛屿上填海造陆、建设生活及军事设施, 各种挑衅中国主权行为, 也导致武力冲突增加。

综合分析1970年后南海争端事件, 形成南海声索方冲突次数统计图 (1) 与冲突次数累计图 (2) 。可以发现, 2003-2010年间南海情势稳定, 2010-20189年间平均每年都有2件以上冲突发生, 与中国发生冲突次数频率最高的是菲律宾及越南, 加上近年来美国为首的几个域外国家纷纷涉入南海事务, 使南海问题国际化趋势日益显现, 也令南海局势更加错综复杂。

南海声索方冲突次数统计图   下载原图

南海声索方冲突次数累计图   下载原图

20131, 菲律宾依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向海牙常设仲裁法庭对中国提出控诉, 20167月仲裁结果公布后, 南海冲突情势再次升高, 各声索方无不检视其军力, 企图争夺南海岛礁权益。观察南海各方2013-2016年间国防预算 (1) , 逐年来呈现日趋增长态势, 各国对国防军事能力的建设发展十分重视。然而, 影响军事能力的因素繁多, 了解其他南海各方军事能力的优缺点, 方能知己知彼, 百战不殆。因此, 精准掌握南海各方军事能力, 为解决南海争端提供辅助决策, 对中国维护南海权益有十分重要意义。

1 2013-2016年南海各方国防预算统计表 (单位:百万美金导出到EXCEL

2013

2014

2015

2016


中国台湾

9356

9802

9803

9924


马来西亚

4177

4208

4532

4169


菲律宾

3326

3071

3336

3899


越南

3776

4184

4563

5017


文莱

373

484

424

403


中国

185152

200915

214093

215176

备注:数据援引自瑞典斯德哥摩尔国际和平研究院 (SIPRI)

南海声索方军事能力定义与指标架构

1.1 南海声索方军事能力定义

许多学者以战争为出发点探究军事能力, 认为军事能力最主要目的是在战场中获得胜利。中国军事辞典将其称之为军事力量 (Military Force) , 并诠释为国家或政治集团可以直接用于战争的力量, 包括武装力量的数量、质量和用于直接支持战争的人力、物力等。此外, 也有学者将外在环境与敌对联盟关系纳入军事能力评价中, Ashley Tellis在其以资源、绩效及军事能力评估国家实力研究中, 认为军事能力是指确保一个国家能够自我防卫、追求任何想得到的利益, 并且能对敌对国家行为提出控诉的能力[2]27-38。由于军事能力目标多元, 因此Stephen Biddle以武力用途探讨军事能力, 认为凡是保卫国土、打击入侵、强化经济制裁、巩固国家地位到保持国内秩序都与武力相关, 以武力来完成国家指派任务的能力均可称为军事能力[3]

国家发展军事能力的目标是确保领土安全及主权稳定, 同时也可以阻吓其他国家侵略。学者Ashley认为国家发展军事能力的目地在于战胜敌国、维持国家安全及追求国家利益福祉”;Autoine Henri认为经济是军事能力的基础, 而军事能力的发展离不开经济。所以, 本文以学者Ashle定义的军事能力为主, Autoine Henri的军事能力定义纳入考虑。

1.2 南海声索方军事能力衡量指标构建

军事能力影响因素繁多, 学者多根据研究主题不同而采用不一样的衡量指标。Ray S.Cline最早以量化方式分析军事能力, 以军队数量、军事支出比及其海洋控制力等三方面因素衡量军事能力[4];美国兰德公司的后工业时代评估报告中则以战略资源及转换能力来衡量[2]200;美国国防部出版的2018年中国军力报告书中, 利用军队人员数量及尖端武器装备作为衡量指标[5];美国2018年环球军力排名 (Global firepower, 简称GFP) 研究中, 也将兵力及三军武器装备纳入衡量指标中[6]。从另一角度来看, 军种兵力配置也是影响军事能力的要素, Ben Barry以伊拉克及阿富汗两国为样本来探讨战争, 认为应当以军力稳定性、空中力量、承包商及医疗支持等变量来衡量军力, 其中空军力量是战力的重要体现[7]

荷兰陆军上校Kerr博士提出军事武装力量比的概念, 以防御武力比、编组结构比等指标, 将相对比值概念纳入到军力衡量指标[8];另外, 日本学者江田谦介在《中国军事论》一书中, 运用了总兵力与总人口数比、国防经费与总兵力比、陆海空兵力等指标来分析中国兵力结构变化[9]。也有学者将经济纳入军事能力指标, Ashley Tellis 将国防预算纳入衡量指标, 认为经济实力是军事能力发展的基础;2018年环球军力排名的研究中, 也将国防预算纳入军力指标;Dunne and Uy的跨国研究以及Abu-Qarn对以色列和阿拉伯国家的研究, 都选取了国防预算及经济增长指标, 分析变量对国家军事和经济发展的影响[10]

综合以上分析, 军事能力衡量指标中, 除三军兵力及武器装备数量外, 经济能力指标也不能忽略。由于南海声索各国领土大小差异较大, 在比较各国军事能力指标时, 容易因为指标数值差异巨大而无法比较。因此, 本研究选取南海声索各方陆军武器装备 (坦克数) 、海军武器装备 (舰艇数) 、空军武器装备 (战斗机架数) 、陆海空三军现役兵力、国土面积、国防预算、国民生产总值及经济增长率等10个变量, 同时考虑到仅仅以数量多少而忽略国土大小, 所得结果缺乏客观性, 为了增加国家之间的可比性及结果信度, 纳入相对比值概念, 最后形成了8个军事能力衡量指标 (3)

说明: 图3 南海声索方军事能力衡量指标

南海声索方军事能力衡量指标   下载原图

研究设计

2.1 研究架构与方法

2010-2018年间南海各方数据为样本, 采集10个军事能力指标, 整合为8个指标共480个样本, 通过熵值权重法量化评估军事能力指标权重, 探讨军事能力关键指标变化与高冲突频率南海声索方军事能力差异。

研究数据来源有三处, 一为英国伦敦国际战略研究所” (International Institute for Strategic Studies, 简称IISS) 所编各国军备概况 (The Military Balance, ) [11], 二为美国中央情报局出版的世界概况报告 (The World Factbook) [12], 三为联合国世界银行组织 (International Bank for Reconstruction and Development, 简称IBRD) [13], 这三处都有全球各国军力与经济指标最新且详尽的数据。

2.2 数据分析方法

熵的概念最早源于希腊文, 包含着改变及转换两种意义, 德国物理学家Clausius最早将此概念应用于热力学, 1865年提出熵的概念, 对物理系统的无秩序或紊乱度进行量度, 用来描述系统内的温度变化和分布情况, 熵值越大就代表系统内越杂乱无章, 越小则相对代表系统内越井然有序。1948Shannon将熵应用于信息理论, 提出以熵值权重法 (Entropy Method) 计算不确定问题的权重。因为熵值是通过数据运算得出, 故客观性较高, 目前在各个领域广泛应用[14]

权重计算方法包括主观性与客观性两类方法, 主观性方法如加权最小平方法、特征向量法及专家评估法等, 其共同特征是根据研究者偏好而给予各属性相对权重, 容易发生评估结果偏颇及信度下降;而客观性方法的优点在于利用客观的分配权重值, 不加入主观条件, 避免因决策者偏见导致权重计算失真, 其代表方法有熵值权重法 (Entropy Method) 、灰色关联分析法 (Grey Relational Analysis) 法等, 其中熵值权重法用途涵盖决策分析以及绩效评比。

熵值权重法提供客观权重分析方法, 学界多将此法用于因素评量及效果优劣研究。通过客观分配权重值及排序予以量化数据, 避免研究者主观导致结果失真, 目前已广泛应用于企业管理、绩效评估及喜好分析等领域研究中。另外, 国内外学者尚未应用熵值权重法来评量军事能力, 因此, 为降低人为操作研究干扰, 提升量化结果的可信度及精准度, 本研究以熵值权重法量化评估南海声索方军事能力指标。

2.3 熵值权重法

熵值是每一属性对各选择方案的衡量值, 通过熵值能说明该属性对于整个决策过程所能传达决策信息的不确定程度, 然后比较各准则熵值的相对重要性, 计算出相对权重, 其计算步骤包括构建原始数据评估矩阵、正规化原始矩阵、计算各评估准则Entropy权重值ej、计算各评估准则的权重wj[14]。其中权重值与权重的计算公式如下:

ej=−1lnmi=1mrijlnriji=1,2,,mej=-1lnm∑i=1mrijlnrij i=1,2,,m;j=1, 2, …n (1)

ej表示第j个准则之Entropy, 1/lnm为一常数, 能够控制ej值介于01之间。

W=(w1,w2,,wn)wj=1ejnj=11eji=1,2,,m;j=1,2,n         (2)W=(w1,w2,,wn)wj=1-ej∑j=1n1-eji=1,2,,m;j=1,2,n         (2)

结果分析

3.1 南海声索方军事能力分析

从表2可以看出, 在三军装备与国防预算指标方面, 中国与中国台湾都始终排在前面, 第三是越南;防御武力比以越南 (0.1386) 、中国台湾 (0.1145) 及文莱 (0.1125) 为前三名;编组结构比以中国台湾 (0.3316) 、菲律宾 (0.3147) 及文莱 (0.3) 为前三名;国民生产总值以文莱 (37, 280) 、中国台湾 (18, 968) 及马来西亚 (9, 503) 为前三名;经济增长率以中国 (7.9) 、菲律宾 (6.4) 及越南 (6.1) 为前三名。

3.2 南海声索方军事能力指标权重分析

以熵值权重法分析2010-2018年间南海各方军事能力指标权重变化 (3) , 发现国防预算是影响南海声索方军事能力的最重要指标, 2018年权重值甚至高达16.34%, 而编组结构比的权重排序一直位列最后。

2 2010-2018年南海声索方军事能力指标平均数及标准偏差 导出到EXCEL


平均数
标准差

陆军武器
装备 (坦克数)

海军武器
装备 (舰艇数)

空军武器
装备 (战斗机数)

防御
武力比

编组
结构比

国防预算
(
百万美元)

国民生产
总值 (美元)

经济
增长率


中国


28, 039

1, 358, 413

1, 993

0.0932

0.2731

172, 836

6, 905

7.9


1, 941

43, 803

281

0.0013

0.0104

33, 850

1, 594

1.3


中国
台湾


4, 845

295, 800

483

0.1145

0.3316

9, 112

18, 968

3.4


70

10, 086

7

0.0137

0.0368

1, 059

1, 280

2.9


菲律宾


653

62, 000

25

0.0243

0.3147

3, 117

3, 155

6.4


119

9, 086

4

0.0003

0.0071

404

394

1.1


马来
西亚


, 671

123, 500

70

0.0653

0.2367

4, 452

9, 503

5.4


59

5, 740

5

0.0122

0.0777

376

1, 858

0.8


文莱


89

9, 600

5

0.1125

0.3000

425

37, 280

1.5


2

1, 327

0.6

0

0

44

5, 628

1.1


越南


6, 736

117, 863

147

0.1386

0.1389

3, 758

1, 803

6.1


21

24, 431

61

0.0026

0.017

742

373

0.5

3 2010-2018年南海声索方军事能力指标权重值与排序表 导出到EXCEL


变量

陆军武器装备
(
坦克数)

海军武器装备
(
舰艇数)

空军武器装备
(
战斗机数)

防御
武力比

编组
结构比

国防
预算

国民生
产总值

经济
成长率


2010

0.1340

0.1336

0.1338

0.1061

0. 1058

0.1573

0.1197

0.1097


排名

2

4

3

7

8

1

5

6


2011

0.1315

0.1350

0.1344

0.1062

0.1047

0.1593

0.1222

0.1067


排名

4

2

3

7

8

1

5

6


2012

0.1309

0.1363

0.1343

0.1059

0.1039

0.1612

0.1199

0.1076


排名

4

2

3

7

8

1

5

6


2013

0.1297

0.1347

0.1404

0.1049

0.1030

0.1607

0.1186

0.1080


排名

4

3

2

7

8

1

5

6


2014

0.1320

0.1340

0.1428

0.1047

0.1028

0.1610

0.1167

0.1060


排名

4

3

2

7

8

1

5

6


2015

0.1324

0.1332

0.1429

0.1045

0.1026

0.1608

0.1148

0.1088


排名

4

3

2

7

8

1

5

6


2016

0.1319

0.1327

0.1437

0.1050

0.1034

0.1612

0.1133

0.1088


排名

4

3

2

7

8

1

5

6


2017

0.1324

0.1343

0.1451

0.1052

0.1033

0.1622

0.1107

0.1069


排名

4

3

2

7

8

1

5

6


2018

0.1320

0.1336

0.1459

0.1049

0.1041

0.1634

0.1088

0.1078


排名

4

3

2

7

8

1

5

6

另外, 从表3可以发现, 除国防预算外, 三军武器装备一直处于第二至第四之间变动, 显示这些指标是南海声索方发展军事能力重要因素。同时, 2011年排序第二指标从陆军武器装备变化为海军武器装备, 2013-2018年排序第二则为空军武器装备, 这样的结果与南海区域冲突情势及2013年底我国填海造陆行动的岛礁策略有关, 第二顺位指标权重发展转变依序为陆军、海军和空军, 显示南海声索方国防力量建构上, 重视空军力量建设, 并留意各岛礁地面后勤运输能力。由上述比较分析推论, 建构南海声索方的军事能力上, 除了国防预算外, 陆海空三军的武器装备属于次级重要权重, 另外, 军事能力建构的重点由陆军转变至海军, 最后为空军, 显示南海声索方军力建构由早期的陆军为基础, 而后转变为海上战力建设, 进而再发展空中战力。

3.3 南海高冲突频率声索方军事能力分析

根据2010-2018年南海声索方发生冲突次数累计图 (2) 发现, 与中国冲突频率最高的为菲律宾及越南, 以熵值权重法分析2010-2018年间中国、菲律宾及越南的军事能力权重 (4) , 发现中国以国防预算 (12.72%) 、国民生产总值 (12.63%) 和经济增长率 (12.55%) 为相对重要变量, 而菲律宾以经济增长率 (12.6%) 、陆军武器装备 (12.58%) 和空军武器装备 (12.55%) 为相对重要变量, 越南以空军武器装备 (13.27%) 、海军武器装备 (12.52%) 和国民生产总值 (12.50%) 为相对重要变量。

高冲突频率南海声索方军事能力分析表 导出到EXCEL


国家

陆军武器
装备 (坦克数)

海军武器
装备 (舰艇数)

空军武器
装备 (战斗机数)

防御
武力比

编组结
构比

国防
预算

国民生
产总值

经济
增长率


中国

0.1242

0.1239

0.1251

0.1238

0.1240

0.1272

0.1263

0.1255


排名

5

7

4

8

6

1

2

3


菲律宾

0.1258

0.1253

0.1255

0.1238

0.1239

0.1249

0.1248

0.1260


排名

2

4

3

8

7

5

6

1


越南

0.1226

0.1252

0.1327

0.1227

0.1236

0.1250

0.1252

0.1230


排名

8

2

1

7

5

4

3

6

从表4发现, 菲律宾及越南防御武力比的指标权重数值皆较低, 可见该指标在为菲越两国发展军事能力时不大重视的因素, 这样的结果与2010-2018年之间南海声索方冲突次数 (2) 相呼应, 菲律宾、越南与中国发生冲突频率远超过其他声索方, 其原因在于发展军事能力时并非以防御为方向, 而是以三军武器装备与经济发展为重点。

结 论

国防预算是影响南海声索方军事能力发展最重要指标, 次级指标则依时间转变, 依序为陆军、海军、空军。国防预算是历年来南海各方发展军事能力的主要指标, 可见国防预算是南海各方国家军事能力建设关键指标, 该结论与Lostumbo的研究结果一致[15]。另外, 由于南海声索方冲突情势及2013年底中国填海造陆行动, 第二顺位的指标权重发展的转变依序为陆军、海军和空军, 显示南海各方国防力量建构上, 重视空军力量建设, 并留意各岛礁地面后勤运输能力。可以发现, 各军事能力指标对南海声索方的军事能力影响具有关联性。

高冲突频率南海声索方在军事能力的建构上有不同的发展策略。菲律宾和越南之所以与我国发生冲突频率远高于其他声索国家, 其原因在于发展军事能力时重点于三军武力装备与经济的发展上, 而非以防御为取向。可以发现, 高冲突频率南海声索方对于军事能力指标权重发展存在着显著差异。

在南海问题研究上, 国内学者尚未以量化方式探讨军事能力, 因此本文希望能够为学界及其政府提供决策参考。从本文研究结果来看, 南海声索方军事能力与中国差距巨大, 显示在南海争端中, 若想以军力与中国解决南海纷争, 则必定处于劣势, 结合2010年至2018年与中国发生冲突的南海声索方, 其解决冲突方法以海军为手段7次、空军3次、外交宣示高达10, 可以推论南海声索方与中国发生冲突时, 面对军事能力悬殊困境, 多以官方外交平台上宣示主权的方式来处理纷争;或者借助美日等国与中国的摩擦中获取渔翁之利, 这也是2017年继越南总理阮春福与特朗普两次会晤后, 2018年来美国海军空军频频进入我岛礁的最好解释;通过南海各方军事能力量化研究, 可以准确把握南海各方军事能力建构策略, 精准预测该国在应对南海争端上战略倾向, 为解决南海争端提供决策参考。

对于南海问题, 中国提出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主张, 坚持在《南海行为宣言》和双轨思路指导下, 协商解决南海问题和共同维护南海地区和平与稳定, 从冲突转向共同开发合作的方式和平解决, 反而给其他声索方发展上带来更多的安全及帮助, 间接地给其他国家军事能力不及中国而企图在南海争端中获利方提供了缓冲作用。

参考文献

[1] 袁劲东, 王晨雨.南海问题与中美新型双边事军事关系的构建[J].国际安全研究, 2018 (6) :20-39.

[2] Ashley J.Tellis, Janice Bially, Christopher Layne, et al.Measuring national power in the postindustrial age [M].Santa Monica:RAND Corporation, 2000:27-38, 200.

[3] Biddle Stephen D.Military power:Explaining victory and defeat in modern battle[M].Princeton: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2010:193.

[4] Ray S.Cline, 世界各国国力评估[M].钮先钟译.台北:黎明文化事業公司, 1982:119.

[5] U.S.Department of Defense.2018 China Military Power Report[R].United States, 2018:93.

[6] Global firepower.2018 military strength ranking[EB/OL].https://www.globalfirepower.com/countries-listing.asp

[7] Ben Barry.IraqAfghanistan and the changing character of War[M].United Kingdom of Great Britain and Northern Ireland:Adelphi, 2017:73-110.

[8] Lin M L, Fu T W, Yang F S.The impact of transferring military confrontation to economic cooperation for economic growth-ASEAN panel analysis[J].Asian Economic and Financial Review, 2015, 5 (12) :1298-1305

[9] Abu-Barder S, Abu-Qarn A.S.Government expenditure, military spending and economic growth:Causality evidence from Egyps, Israel, and Syria[J].Journal of Policy Modeling.2003, 25 (6) :567-583.

[10] Abu-QarnAS.The defence-growth nexus revisited:Evidence from the Israeli-Arab conflict[J].Defence and Peace Economics, 2010, 21 (4) :291-300.

[11] The International Institute of Strategic Studies .The military balabnce[EB/OL].[2018-12-10].https://www.iiss.org/publications/the-military-balance.

[12] 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The world factbook [EB/OL].[2018-12-10].https://www.cia.gov/library/publications/the-world-factbook/.

[13] World bank.国别数据等[EB/OL].[2018-12-10].http://www.worldbank.org/en/where-we-work

[14] 陈强, 刘晓, 刘昭, .熵值权重区域环境空气质量指数的建立及其应用[J].甘肃科技, 2018, 34 (5) :39-41.

[15] LostumboMJ.air defense options for Taiwan[R]. ( Rand Corporation, 2016) .

 

上一篇:已经是第一篇了

下一篇:彭瑞花,2019,《论天台宗与菩萨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