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工作动态
  3. 近期工作
  4. 正文
点击显示栏目

近期工作

我院张金平教授就疫情之下菲律宾的恐怖活动议题接受海南公共安全研究院采访

  • 来源:反恐研究院
  • 发布者:反恐法学院
  • 浏览量:

【采访专家简介】

张金平,西北政法大学反恐怖主义研究院院长,教授。

研究方向:当代全球恐怖主义与反恐怖策略;中东社会与政治。

任华,博士,云南大学周边外交研究中心国际关系研究院助理研究员,研究方向:恐怖主义与宗教极端主义、中国周边外交。

【主持人简介】

郭立军,中国社会科学院地区安全研究中心副主任,海南公共安全研究院副院长。主要研究领域安全政策、安全外交和公共安全。

采访时间:2020年10月7日

采访方式:电话采访

郭立军:2020年8月24日下午,位于菲律宾南部苏禄省霍乐岛苏禄省(Sulu)首府和鲁市(Jolo)的Barangay Walled地区发生了两起恐怖袭击。造成15人死亡,其中5名菲律宾政府军士兵,4名平民,另有70多名人员受伤。这是新冠疫情爆发后,菲律宾乃至东南亚地区爆发的第一次恐怖袭击。有报道称这次恐怖袭击是阿布沙耶夫组织发起的,您是怎么认为的?

    张金平:

    在恐怖袭击的实施者上,菲律宾恐怖组织阿布沙耶夫组织的嫌疑确实最大。经过2017年的马拉维战事,阿布沙耶夫组织的力量被大幅度削弱,后虽有补充,但其活动范围已经被大大压缩,其在棉兰老岛的据点已经被菲律宾政府攻破,使其只能将其大部分力量龟缩在霍乐岛和巴西兰岛等地,这两处地方同时也是其大本营;爆炸发生后,菲律宾GMA新闻网援引当地司令部首席少将科莱托的话称,这起爆炸事件与极端组织“阿布沙耶夫”有关。只是菲律宾政府还在确定事件中使用的是哪种炸弹。

郭立军:之前阿布沙耶组织在菲律宾南部地区已经发动了多次恐怖袭击,尤其是2017年的马拉维战事中,其采用了攻城略地的恐怖袭击方式,那么,这次菲律宾恐怖袭击的方式与以往有何不同?

任华:

这次恐怖袭击的方式与以往并无特别之处。2017年,阿布沙耶夫组织和“穆特”组织等四个恐怖组织联合发动马拉维战事后,其组织力量被严重削弱。但经过三年多的集聚,其力量可能得到一定的程度的恢复,而且这是一次连环恐怖袭击:第一起恐怖袭击发生的时间在8月24日上午11时53分左右,地点位于瑟兰特斯街(Serantes Street)的一家食品店和一家电脑店前;第二次恐怖袭击在下午13时左右。第二次爆炸在霍洛镇市政办公大楼附近,爆炸发生后,当地媒体称两次爆炸的地点相距100米以内。菲律宾红十字会主席、参议员高登称,这次恐怖袭击的工具是一辆装载了简易爆炸装置的摩托车。摩托车是菲律宾民众经常使用的交通工具,恐怖分子选择以摩托车作为爆炸工具,意图混迹于人群之中,减少菲律宾政府和当地民众的注意。

    郭立军:新冠疫情爆发后,“伊斯兰国”宣称要用新冠病毒攻击其所谓的“异教徒”,而阿布沙耶夫组织早在2014年就宣布效忠“伊斯兰国”,那么这次恐怖袭击与新冠疫情有无关系?

    张金平:

现在还无确切的消息表明“伊斯兰国”在这次恐怖袭击中的作用。但这次恐怖袭击爆炸发生时,菲律宾军队正在协助当地政府官员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因此,这次恐怖袭击与菲律宾抗击新冠疫情确实存在一定程度上的关联。

新冠疫情的爆发,使菲律宾政府的军事力量能够更多地进入阿布沙耶组织长期活跃的霍乐岛和巴西兰岛等地。为防止疫情蔓延,菲律宾政府对这两个岛屿的多个地区实施隔离措施,大大限制了阿布沙耶夫组织的日常活动。在菲律宾政府的疫情管控措施下,除了从事医疗等关键行业之外的民众,其他人一律不得外出工作,同时,当地大型交通运输也停止了,使其成员之间的日常联系被切断。从经济联系上来看,霍乐岛距离菲律宾南部其他主要岛屿距离较远,货物运输和人员岛屿之间的联系严重依赖于空运及海运,菲律宾政府的管控措施加剧了阿布沙耶组织成员活动的困难程度。同时,岛上主要经济是农业、渔业和采珠业等传统行业,疫情期间的诸多管制措施影响了岛上农业物资和产品的运输,很多人无法正常工作,导致生活日用品供应困难,贫困状况加剧,阿布沙耶夫组织的日常活动受到严重的影响。在这样的情况下,其铤而走险发动恐怖袭击也有针对菲律宾疫情管控措施的因素。

郭立军:这次恐怖袭击除了针对菲律宾政府疫情管控措施之外,是否还有其他的原因?比如说是否与2020年7月3日菲律宾总统签署《2020年反恐怖主义法》有关?

任华:

    应当是有较大联系的。2020年,菲律宾政府加强了反恐力度,因此,这次恐怖袭击也有回应菲律宾政府反恐立法的意味。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在2020年7月3日签署了新的《2020年反恐怖主义法》,该法在公布后受到了多个人权组织的抨击,认为其大大增强了菲律宾政府对民众隐私权的获取和监视,而且其对恐怖主义的定义十分模糊,对未经逮捕证逮捕的嫌疑人在出庭前可被拘留数周,为菲律宾政府权力的扩张提供了空间。同时,根据该法律草案,菲律宾政府还建立了一个新的反恐怖主义委员会,该委员会由行政部门任命的成员组成。该委员会将允许菲律宾政府在没有司法令的情况下逮捕其指定为“恐怖分子”的人,并对其进行拘留。因此,在新冠疫情和菲律宾政府加强反恐措施等多重因素的影响下,阿布沙耶夫组织此次恐怖袭击的主要目标是菲律宾军方的卡车。当然,与之前的恐怖袭击一致的是,这次恐怖袭击也针对无辜的平民,并造成了4名平民的死亡。

郭立军:此次恐怖袭击后,菲律宾乃至东南亚地区还存在恐怖袭击的风险吗?

    张金平:

    这种风险是存在的。2016年以来,东南亚地区的菲律宾、泰国、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缅甸等国恐怖袭击频发,原因在于许多东南亚的恐怖组织都接受了“伊斯兰国”的宗教极端思想,其宗教极端程度加深,而某种思想一旦被接受后,就很难摆脱。因此接受了宗教极端思想的东南亚恐怖组织,仍然具有发动恐怖袭击的可能性。尤其是在2020年9月19日18时左右,菲律宾海岸警卫队在霍乐岛再次发现了爆炸物,这表明盘踞在该地区的阿布沙耶夫组织等恐怖组织仍然具有再次发动恐怖袭击的可能。因为疫情,东南亚地区恐怖主义活动出现了持续数月的平静期,但并不意味着菲律宾乃至东南亚地区恐怖组织活动的停止,恐怖组织很可能在继续蛰伏待机,在安全措施薄弱的环节和地方发动新的恐怖袭击,这些地区可能还主要分布在律宾、泰国、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缅甸等国。同时,恐怖袭击的形式可能也会更加多样,需要东南亚各国加强防范。

来源:海南公共安全研究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