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工作动态
  3. 近期工作
  4. 正文
点击显示栏目

近期工作

我院张金平教授就中国对蓬佩奥干预阿富汗失败的反应相关议题接受俄罗斯卫星通讯社采访

  • 来源:俄罗斯卫星通讯社
  • 发布者:系统管理人
  • 浏览量:






美国未能帮助阿富汗解决国内政治危机,致使喀布尔与塔利班之间进行直接谈判的前景变得愈发渺茫。而接受俄罗斯卫星通讯社采访的专家们则认为,在短暂的暂停后中国将加强与阿富汗冲突各方的联系,以推动谈判进程。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对喀布尔进行的未事先宣布的仅有7小时的突访,以失败而告终。

 

这位美国官员在与对立双方的两名政治领导人——阿富汗总统阿什拉夫·加尼和前总理阿卜杜拉·阿卜杜拉举行的单独会谈中,未能说服他们同意组成一个联合政府。此次突访的失败使喀布尔官方与塔利班之间开始谈判的时间被划上了一个问号,因为阿富汗高层出现的政治危机阻止了官方代表团的组建。

 

由于阿富汗内的竞争对手拒绝与美国合作,美国可能会削减对阿富汗10亿美元的援助。如果阿什拉夫·加尼和阿卜杜拉·阿卜杜拉继续拒绝组建新政府,这种前所未有的威胁将会变成现实。美国对喀布尔施加巨大财政压力,恰逢这个缺乏现代医疗条件以及卫生条件较差的国家受到新冠疫情威胁之时。

 

在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的大背景下,美国国务卿突防阿富汗,表明了美国对阿富汗国内冲突与争执所带来的风险的重视程度。

 

在蓬佩奥之前,美国国防部长埃斯珀曾打算飞往阿富汗,但因新冠疫情,埃斯珀推迟了访问。尽管疫情发展如此迅猛,美国还是没有忘记打击阿富汗政府。这反映出美国对阿富汗问题的调节进程陷入死胡同而深感失望,这对美国与塔利班于229日在多哈签署的本来就脆弱的和平协议构成了更大的威胁。

 

美国国务卿此次充当喀布尔中间调解人的任务失败暴露出了阿富汗国内问题调节中的哪些问题?在这种情况下,拥有独立解决阿富汗问题战略的中国首先必须对哪些挑战做出反应?

 

中国西北政法大学反恐怖主义研究院张金平教授就这些问题进行了回答。

 

张金平教授说:“我认为可能在以下四方面存在挑战:

 

第一,阿富汗内部局势复杂,当前政府两大势力对峙。中方一直与对立两方均保持着友好关系,若是他们有意见,也会影响中国在阿富汗和平进程中所发挥的作用;

 

第二,从今后阿富汗长远发展的角度来看,还存在政府力量和政府外力量的矛盾,尤其是与塔利班的矛盾,这也导致协调起来可能会更加困难;

 

第三,美国协调工作的耐心较差,一贯采用施压手段来解决阿富汗政府内部的问题。然而这种方式不仅无益于矛盾的解决,反而还会突出矛盾。这也导致这些问题在美国的重压之下有时会被掩盖,有时则会被激化,使得中国协调阿富汗内部矛盾的工作难度加大;

 

第四,阿富汗过去也曾在苏联撤军后,短暂地组成了内部联合政府,但是联合政府很快就以失败而告终。那么这也可能是个历史的借鉴,无论是中国、美国还是阿富汗的周边国家都希望阿富汗能够避免重演历史悲剧。因为阿富汗内部各派政治力量的团结重建过程非常艰难,甚至由于各派之间的政治分歧过大而容易陷入新的动荡和混乱。”



 

俄罗斯科学院东方研究所专家纳塔利娅·扎玛拉耶娃认为,阿富汗及其周边地区的局势极为紧张。她预测,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可能会暂停一段时间,之后再加强与喀布尔和塔利班的合作以推动谈判进程。

 

纳塔利娅·扎玛拉耶娃说:“不排除北京提出自己有关谈判进程的方案并主张增加谈判直接参与者的可能。中国以前也曾提出过类似倡议,这些倡议在每个阶段都发挥了作用。阿富汗的局势具有爆炸性,例如,美国与塔利班达成的那些一致显然并不完善。它们是在没有喀布尔参与的情况下制定出来的。中国专家也特别指出了这种实现阿富汗内部和解道路的错误性。阿富汗国内高层出现的政治危机也给谈判进程火上浇油。近二十年来美国为消除恐怖主义威胁所做的努力没有成果。阿富汗许多恐怖组织利用当前的政治危机绝非偶然。他们的暴力活动正在增加。”

 

显然,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将依靠巴基斯坦和伊朗等地区参与者加强外交上的努力。中国打算在双方和解中发挥独立作用的意图将变得更加明显。这将加强它在该地区的影响力,尤其是通过向阿富汗提供抗疫援助而得到加强。现在中国正在大力支援伊朗和巴基斯坦抗击新冠疫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