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报告评论
  3. 热点时评
  4. 正文
点击显示栏目

热点时评

奥地利首都发生枪击 欧洲再次直面恐怖主义威胁;

  • 来源:反恐研究院
  • 发布者:反恐法学院
  • 浏览量:

奥地利首都发生枪击 欧洲再次直面恐怖主义威胁

当地时间11月2日晚,奥地利首都维也纳发生枪击事件。枪手被警方击毙前,在市中心6个不同地点开火,造成4人死亡,17人受伤。极端组织“伊斯兰国”随后宣称对此次行动负责。

11月10日,法国总统马克龙与到访的奥地利总理库尔茨举行会谈,随后同德国总理默克尔、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等欧洲政要举行视频会议,聚焦欧洲反恐形势与应对措施。

奥地利常年在重大国际问题上保持中立,移民接纳政策相对保守。首都维也纳已将近40年未发生过严重恐怖袭击,是欧洲最安全的城市之一,此番遭受袭击震惊了整个欧洲。维也纳枪击案也是继10月16日巴黎教师被当街斩首和10月29日尼斯砍杀事件以来,欧洲国家第三次发生由极端分子制造的暴力事件。可见,受全球疫情影响而偃旗息鼓的恐怖主义势力,在欧洲已有卷土重来之势。

“孤狼”袭击加剧反恐难度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奥地利内政部长内哈默介绍,枪手是20岁的费祖莱·库吉姆,拥有奥地利和北马其顿双国籍。库吉姆去年4月因试图前往叙利亚加入“伊斯兰国”而被判处22个月的监禁,但在接受司法系统评估后,于去年12月获准提前假释。内哈默表示,库吉姆获释后犯罪是对奥地利司法系统的“愚弄”。

近年来,像库吉姆一样生于欧洲本土、受极端思想影响并随机作案的“孤狼式”袭击者屡见不鲜。英国广播公司(BBC)援引专家分析称,欧洲恐怖袭击的行为主体逐渐呈现出本土化倾向。这些与极端组织存在隐秘关联的个人,拥有合法的公民身份,难以被识别。在欧洲疫情反弹的背景下,要求警方投入更多人力进行细致广泛的调查与监控并不现实。

此外,极端分子的主观伪装使提前获释成为可能。尽管他们被捕后需要接受去激进化的培训与改造,但极端思想是否被彻底根除难以确知。伪装后的极端分子回流至社会,宛如“深水炸弹”,防不胜防。

中国人民大学欧洲问题研究中心执行主任闫瑾分析指出,恐怖势力本土化反映出欧洲经济发展与多元融合政策的失败。“自欧债危机以来,欧洲经济长期低迷,各国在反恐安保投入上捉襟见肘。社会发展动力不足还威胁到全体国民尤其是年轻一代的生存境遇,而少数族群的失业率水平远高于白人群体。”

闫瑾认为,少数族群职业选择单一,社会地位低下,其固有的风俗习惯与文化信仰在欧洲“水土不服”,逐渐形成相对封闭的圈群,与主流社会日渐疏离。社会待遇和文化认同上的差别极易引发二者之间的矛盾,为恐怖主义的滋生提供土壤。

跨国情报合作存在漏洞

令人惋惜的是,维也纳枪击案或许本可避免。据路透社报道,内哈默承认奥地利国家保护与反恐局(BVT)曾接收到来自斯洛伐克的情报。该情报指出库吉姆曾试图前往斯洛伐克购买弹药,但并未引起足够重视。内哈默表示,将成立独立委员会,对此次情报处理流程展开调查。

维也纳枪击案的发生充分说明,欧盟在反恐方面的情报合作尚未形成有效合力。尽管欧盟反恐合作机制中包含专门的刑警组织、情报评估中心等机构,但多头管理与职能重叠是这些机构的通病,其职能定位局限于联络与通信,尚未形成通用的情报收集、分析与行动流程。

反恐合作机制不完善的背后是欧盟各国的政治考量。“区域协同反恐虽然倡导情报共享、嫌犯追捕乃至司法协作,但这些内容仍属内政权力范围。”闫瑾分析道,“欧盟国家之间的合作方式仍然是政府间主义的模式,各国并不愿意完全出让与国家安全相关的权力。”

此外,西方传统价值观念客观上为反恐立法增加了阻力,众多与反恐相关的法案、决议因此遭到搁置或否决。早在2007年,欧盟理事会就通过框架决议,建议建立欧洲乘客姓名登记系统,记录申根国家之间的人员流动,便于预防极端分子嫌疑人入境。欧洲议会认为,该系统侵犯公民隐私权与人身自由,多次否决这一决议,直至2016年才获得通过。

反恐或推进欧洲一体化

常年平静的维也纳突然遇袭,向欧洲各国传递出明确信号:随机性极强的“孤狼式”袭击仍将是欧洲恐怖主义势力的杀手锏,没有一个国家能确保自身是免于受害的伊甸园。马克龙、库尔茨、默克尔等领导人在本周的视频会议上重申,恐怖主义是欧洲面临的切实威胁,必须迅速采取协调一致的应对措施。

值得关注的是,马克龙等在会晤中呼吁对内部边界开放的申根国家出入境政策进行改革,要求设立欧洲内部安全委员会,防止个别国家的庇护权被极端分子滥用。

彭博社对此评论称,收紧边境管控与庇护政策可能会加剧欧洲与外部移民国家之间的紧张关系。英国金融时报援引欧盟官员的话称,除法国和奥地利以外的欧盟国家,对收紧移民政策持谨慎态度。

“申根国家在移民准入政策上更加严格是有必要的,但也应警惕这种做法被极右翼势力利用,借机鼓吹种族主义、排外主义等极端言论。”闫瑾分析认为,在欧债危机、难民问题、新冠肺炎疫情、恐怖袭击的联动下,欧洲一些右翼政党的影响力正在不断扩张。这些政党将欧洲困境归咎于少数族群和移民群体,容易使少数族群与欧洲主流社会矛盾激化,陷入误解与冲突的恶性循环当中。

“近来接连发生的恐怖袭击事件表明,欧洲国家面临着共同的反恐困境,应该对以往多共识而少共举的反恐实践进行调整。”闫瑾认为,即使面对正在抬头的恐怖主义势力和逆全球化思潮,欧洲一体化的方向仍不会改变。

“从历史的角度来看,欧洲一体化从来都是在克服困难和危机中前进的。应该看到,欧洲各国对于只有联合才能走向繁荣具有广泛共识。”闫瑾分析,“在共同应对恐怖主义问题的过程中,欧洲的整体安全意识将被强化,这有利于构建行之有效的反恐合作机制。”

来源:中新网

上一篇:已经是第一篇了

下一篇:肖宪:我的中东研究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