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报告评论
  3. 热点时评
  4. 正文
点击显示栏目

热点时评

观点丨但杨、潘志平:要高度警惕泛突厥主义的再泛起

  • 来源:三亚思想节公众号
  • 发布者:反恐法学院
  • 浏览量:

但杨,CGE合作专家,新疆大学中亚研究院讲师

潘志平,海南公共安全研究院名誉院长,新疆大学中亚研究院教授

 


 

泛突厥主义

泛突厥主义是新疆民族分裂主义的思想源泉之一,1920世纪之交,得到奥斯曼帝国支持在亚欧地区曾有着相当影响,随着奥斯曼帝国崩溃而式微,但土耳其的一些民族精英的“泛突厥”情怀是挥之不去的。苏联解体后,由土耳其牵头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土库曼斯坦和阿塞拜疆等六国每二三年举行的“突厥语国家首脑会议”(Summit of Turkic-speaking countries)召开十届。2009年突厥语国家首脑会议决定升格为突厥语国家合作理事会(TheTurkic Speaking Countries Cooperation Committee),有阿塞拜疆、土耳其、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四个成员国,每年召开的“突厥语国家合作理事会”峰会,与此同时还举行“突厥语国家合作理事会”的外长、教育部长会议。理事会下设元首理事会、外长理事会、元老理事会和高官理事会等合作机制,以及突厥世界研究中心、突厥科学院、突厥图书馆、突厥博物馆等文化机构。土耳其总统居尔还喊出了“六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口号。但是,乌兹别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对土耳其的泛突厥主义企图疑虑颇深,拒绝加入突厥语国家合作理事会。

2015年阿斯塔纳召开的第五届突厥语国家合作委员会首脑峰会批准了突厥世界一体化构想,讨论了设立突厥文化信息交流中心等议题。峰会框架内的教育部长会议宣布将推出四国通用的中小学历史教材《突厥通史》,下一步将推出《突厥地理》和《突厥文学》。

 

《突厥通史》教材

过去几年一直盛传,阿塞拜疆领头,土耳其坐镇,哈萨克斯坦积极呼应,致力于《突厥通史》教材的编写。此事做得有点神秘兮兮。其实,早在苏联解体之初,阿塞拜疆史学界就修订增补了本国历史教材,用“大突厥史”代替“突厥语国家未建立统一国家”的苏联突厥史观,并不断呼吁其他突厥语国家“共同书写一部历史”。2012年,阿塞拜疆总统阿利耶夫与时任土耳其总理埃尔多安在突厥语国家合作理事会会议上共同提出了编写《突厥通史》的倡议。据传,《突厥通史》2017年已编定,但我们通过各种渠道都没能得到这本书。最新消息是,已被正式被纳入哈萨克斯坦、阿塞拜疆和土耳其中学历史教育大纲。据国际突厥学院消息,作为选修课程的《突厥通史》课,在今年共有3万名土耳其中学生、1.5万名哈萨克斯坦中学生和1万名阿塞拜疆中学生选修。

 

https://mmbiz.qpic.cn/mmbiz_png/LKuPB5QG1rros92za8AcSia8zl2BntoWu02qho78vW1aQb4dEMMMTuAdvhZpicbicLELKCpkYnpQLbtfaD5jh2tzg/640?wx_fmt=png&tp=webp&wxfrom=5&wx_lazy=1&wx_co=1

▲图片说明:国际突厥学院会议

 

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提出的“突厥联盟”

还须注意的是泛突厥主义在悄然升温,有再泛起的势头。2018年,哈萨克斯坦干了两件事:

2018619日纳扎尔巴耶夫总统签署一项法令,将南哈州更名为突厥斯坦州,首府为突厥斯坦市,纳扎尔巴耶夫强调这一法令的历史意义在于,圣城突厥斯坦被广泛认为是“突厥世界的精神之都”。

2018622日纪念泛突厥主义大诗人朱马巴耶夫(Магжан Жумабаев,1893-1938)诞辰125年周年活动在北哈州朱马巴耶夫出生地举行,纪念活动广泛邀请了土耳其、阿塞拜疆、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俄罗斯的客人,规格很高、规模很大。会上宣读了纳扎尔巴耶夫的贺信。大会主席北哈州州长强调,朱马巴耶夫是所有突厥语国家和诗人。一个名为突厥文化国际组织(TURKSOY)宣布2018年为所有突厥语国家的朱马巴耶夫年。

其实,早在哈萨克斯坦独立最初,纳扎尔巴耶夫就提出“突厥联盟”的构想,不久便缩了回去,但好像一直耿耿于怀。2017年,纳扎尔巴耶夫在安卡拉突厥语国家议会大会上重申土耳其原总统凯末儿的话“所有突厥语族人民团结一致的时候到了”,“如果我们团结起来,就能成为世界上一股非常有效的力量”。中亚时报2018722日有篇文章,题:《哈萨克斯坦仍在寻求其在后苏联空间的地位和身份:在突厥世界和俄罗斯主导的欧亚经济联盟之间》,文章认为:老纳正在尽可能地脱离俄罗斯的影响,并与土耳其建立更紧密的联系。哈萨克斯坦的泛突厥主义的复苏,对俄罗斯的欧亚一体化主张是一项长期严峻的挑战。另外还值得注意的是土耳其主持的土耳其文六卷本《突厥通史》(Ortak Türk Tarihi)已出齐,这是泛突厥主义思想活动的大动作。

 


▲图片说明:土耳其文六卷本《突厥通史》

 

泛突厥主义对新疆的影响

一百个泛突厥主义者或许有一百个想法,然而,中亚西亚泛突厥主义如此燥动,必定对新疆的社会稳定构成严重影响,三年前国内有学者就注意到此事,但他建议“中华文化与突厥文化都是东方文化,有很多相通之处,可与其加强沟通,共同设置文化议程,增强汉语世界与突厥语世界的互动,促进丝绸之路经济带沿线国家民心相通。”糊涂之念,实不可取!

什么“突厥文化”?其实就是封闭、排它、狭隘的泛突厥主义鼓噪,如阿塞拜疆国家科学院历史所所长马赫穆多夫毫不忌讳地说道:“阿塞拜疆、土耳其和中亚各国的青少年和我们的子孙后代应该读同一个伊斯玛仪谢赫、同一个帖木儿埃米尔、同一个苏雷曼苏丹的故事。他们是我们突厥人的拿破仑、俾斯麦、华盛顿。我们要热爱突厥历史,热爱突厥伟人,所以,我们要读同一本历史。”这意味着我们正面对的国际“教科书”问题。新疆已在问题教科书问题上有过深刻教训,当前中亚西亚地区泛突厥主义的再泛起,是我们维护新疆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的大局面对新的严峻挑战,万万不可掉以轻心!

 

本报告为但杨主持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社科基金项目《泛突厥主义专题研究》的成果之一。

 

202038日作者同意在CGE微信号网站转载。

 

资料整理:海南公共安全研究院

2020310日。

上一篇:已经是第一篇了

下一篇:Pakistan-Russia cooperation for regional peace